阿里云活动
邵时晖一番话落地,半晌没人接口。

蒋芸和顾牧之似在思考着什么。

问题的症结已经很清晰的摆出来了,顾心愿。

“可心愿是我们养了二十年的孩子……现在庭审她无罪,难道我们要抛弃她……”蒋芸抽噎着,表情极度纠结,“当年给了她一个家,如今又要剥夺,这对她也太残忍了……”

邵时晖淡淡道:“世事难两全,怎么抉择,看你们自己。”

说完,邵时晖转身上楼,没再跟他们继续讨论。

无论他们怎么抉择,最后他都不会让顾心愿有好结果。

邵墨钦陪秦梵音过来,要送顾氏夫妇离开时,蒋芸开口道:“音音,妈想跟你单独聊聊,好吗?”

秦梵音稍作沉默,应声,“好。”她对邵墨钦说,“我送他们,你不用陪着了。”

邵墨钦虽然不太放心,但还是尊重秦梵音的想法,点下头。

秦梵音陪着顾氏夫妇离去。

邵墨钦站在客厅,看着他们的背影,眼底浮起忧虑。

邵益清说:“你要多在他们之间调和,让音音尽快融入到原声家庭里,这才是为她好。”

直到妻子的背影消失不见,邵墨钦转过身,对邵益清打手势,“如果他们不能给音音完整的爱,我宁可音音不要回家。”

他表情坚决,没有丝毫回旋余地。

秦梵音陪着蒋芸和顾牧之在院子里漫步,往停车的地方走。

蒋芸看着她恬静的侧脸,心中一片柔软,眼底又浮出泪光,“听说你要跟墨钦举行婚礼了?”

“嗯。”秦梵音静静点头。

“真好……”蒋芸声音哽咽,“我们还有机会参加你的婚礼。”

顾牧之开口道,“音音,什么时候回家坐坐?”眉眼间带着期待。

“等这个案子结束了再说吧,现在不太方便。”秦梵音淡淡道。回去就会撞上她,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。

蒋芸试探着问:“如果心愿是无辜的,你愿意原谅她吗?”

秦梵音本不想提这个顾心愿,但蒋芸特地这么一问,让她心里又泛起层层叠叠的涟漪。

“我相信自己的直觉,相信墨钦的结论,顾心愿没有被冤枉。”秦梵音目光笔直的看着她亲生父母,“如果你们把我当亲生女儿,我在鬼门关里走了一趟回来,不是应该为我讨回公道吗?如果你们不相信我,认为我和墨钦污蔑她,想把她赶出顾家,那又何必来认我?”

三人走到车边,一直等候的司机拉开车门。

秦梵音后退两步,看着他们说,“我跟顾心愿,在她想害我时,就无法握手言和。如果这让你们感到失望,我很抱歉。”说出这句话时,她黑白分明的眼底,却是溢满了悲伤和失望。

那眼神,刺痛了顾牧之的心。

她对他们弯下腰鞠躬,“慢走,我回去了。”

秦梵音转过身,离去。纤细高挑的背影,独自行走在夜晚的光影下,孤单却不落寞。

她走向那栋亮着灯光的别墅,那里还有她的丈夫,她的家。

顾牧之和蒋芸回了顾家。

客厅里,蒋芸低头抹着眼泪。晚餐她没吃多少,顾牧之嘱咐佣人准备宵夜,可端上来的东西她一样没有胃口。

顾旭冉见父母这愁眉苦脸的模样,不用问都知道今晚的见面并不理想。

顾牧之握住她的手,低声道:“芸芸,对不起,是我错了,我把你陷入这种两难的境地。”

蒋芸噙着泪摇头,“医生说了我当时的状况……我知道你的难处……”

顾牧之长叹一口气,说:“我们真的欠了梵音太多。三四岁的年纪,什么都不懂,本该被我们捧在掌心里呵护,我们却把她弄丢了,让她的人生错位……虽然是墨钦把人带出去,我们作为父母,也有无法推卸的责任。”

他握紧了妻子的手,抽紧的喉咙,泄露了他此时情绪的波澜,“那几年我常常由噩梦中惊醒,梦到咱们的孩子被砍断手脚,遭受着惨无人道的虐待……可我不能说,越是受折磨,我越是庆幸,还好你不用受着罪……就算是粉饰太平,我宁愿你心安理得的好好过……”

“可我心里一直没有安宁过……这几年我都绝望了,绝望的不敢再想她,不敢相信她还活在这世上……如今她还好好活着,我们就要珍惜上天的厚爱,不要再让孩子受苦了。”

“时晖说的对,世事难两全。如果我们想认回音音,就该拿出应有的态度来。”顾牧之到底不是妇人,没有蒋芸那么纠结优柔。今晚这一趟,让他彻底明白了这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